2017年10月26日
张德熙博士去年带领新界总商会交流团
参观浸大
 钱大康校长致送纪念品予新界总商会
王国强荣誉会长、王振声主席及张德熙会长
 张博士锐意把金银业贸易场国际化,图为今年六月出席亚太区贵金属论坛交流
今年六月,香港交易所与金银业贸易场签订合作备忘录,探讨产品及仓储等合作事宜
新界总商会董事局会议,邀请创新及科技局
局长杨润雄,GBS,JP演讲
张博士获香港城市大学颁授荣誉大学院士
张博士出席泰加保险的活动


 张德熙博士

  • 香港浸会大学基金会董──新界总商会会长
  • 泰加保险(控股)有限公司主席
  • 马泰加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主席
  • 张氏金业董事总经理
  • 金银业贸易场理事长
  • 深圳前海金银业贸易场董事长
  • 香港贵金属交易所主席
  • 金银业贸易场慈善基金主席
  • 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
  • 广东省商业联合会副会长
  • 深圳市海外联谊会副会长
  • 香港检测和认证局推动珠宝行业检测和认证服务小组成员
  • 香港教育大学校董会成员
  • 香港城市大学基金校友拓展委员会委员
  • 香港研究生联合会顾问
  • 香港副学位协会顾问
  • 新民党顾问
  • 新界乡议局顾问
  • 博爱医院董事局名誉顾问
  • 香港城市大学荣誉院士

昔日一条丝路,贯通欧亚,串连东西。大漠商队,互通有无;僧侣学者,交流文化;中国王朝威震四方。现今中央政府提出「一带一路」政策,倡议主导跨国经济带──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锐意重现丝路光辉,复兴中华盛世,鼓励国内资金、技术、人才「走出去」。究竟「一带一路」有甚么启示?又可以为香港带来甚么商机?今期焦点人物、新界总商会会长兼金银业贸易场理事长张德熙博士为我们娓娓道来。

在香港,黄金交易早已有过百年历史。金银业贸易场成立于1910年,从事黄金实货交易。张博士出任贸易场理事长后,锐意改革,提出多项措施,屡献新猷,以国际化、企业化及规范化为目标,让金银业贸易场的发展更上一层楼。这跟「一带一路」有甚么关系呢?那先要从香港金谈起。所谓香港金,就是以港元结算的黄金。我们熟悉的九九金,是香港独有的产品,吸引不少外国金商投资港元,买卖黄金,加上近年各国推行量化宽松,黄金成为避险工具,令香港贵金属行业更为畅旺,成交量仅次于伦敦、纽约,位列世界第三,「近期最高峰时一日成交量高达三千亿港元,平均也有一千三百亿港元。」

「一带一路」将通过中国,经陆路或海路,通往中亚、俄罗斯、波斯湾及地中海沿岸、南海至印度洋、欧洲、南太平洋等地,势将带动庞大的跨国贸易。张博士预期「一带一路」一旦实现,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有助推广以人民币结算的黄金产品,让人民币真正走向国际。事实上,今年六月底,港交所与金银业贸易场已签订合作备忘录,探讨就产品推广、仓储等事宜合作。此合作将有助把香港打造成亚太区最主要黄金商品交易中心,配合国家发展一带一路及人民币国际化的国策。

回想改革开放之初,香港是中国的「南大门」,外资往往先从香港立足,再借助香港的联系人角色,进入国内投资。时移势易,外商投资内地毋须再经香港,但国家推行「一带一路」,免不了仍要从这道「南大门」走出去,因为香港始终是中国最国际化,也是最早跟世界接轨的城市,可担当「超级联系人」的角色,把「一带一路」上的国家串连起来,互通有无,互惠互利。「旧日丝路的共通商品是丝绸,今日『一带一路』是黄金。香港金市乃全球三大,只要将金价跟人民币挂钩,欲买金必先买人民币,人民币的需要必然大增,国际化也就指日可待了。」虽然坊间不时有言论指,深圳、上海等大城市快将超越香港,但张博士对此有保留:「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怎能用作国际货币?」张博士很有信心,以香港健全的法制基础,又是自由港,人才充裕,国际认可,在未来五至十年仍有很大的优势。尽管如此,张博士认为香港仍要自强不息,竞争压力不止来自国内城市,还有香港的老对手──新加坡。「我们在很多方面都较新加坡优胜,唯独一项,人家的政府大力支持各行各业举办国际论坛及展览,津贴交通食宿,相比之下,我们就没有这么慷慨了。」张博士寄望特区政府新班子能给予本地工商业界更多支持,例如与更多地方签署避免双重课税的签定,提供税务优惠,这样香港的竞争力才不会落后于新加坡。

张博士之言绝非学院派的纸上谈兵,而是多年来征战商场的经验之谈。张博士从事金融业三十多年,享有「金王」的美誉,不论证券、黄金、保险皆有涉猎,且成就非凡,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投资众人看淡的汽车保险。「朋友知道我准备做车保时,都说『死硬』了,会蚀很多钱,惨过做杂志。」接手四年后,张博士却把公司办得有声有色,还成功上市,令一众朋友「大跌眼镜」。张博士坚信人弃我取,投资冷门行业门坎较低,回报较高,当然风险亦较大,「如果十项投资,当中只要有两至三项是成功的,除笨有精,最终还是有利可图。」

张博士立足商界之余,亦致力回馈社会,历任公职无数,其中包括新界总商会会长,而该会创办人,正是张博士之父、前乡议局主席及立法会议员张人龙。提起这位「新界王」,不少上水老街坊均记忆犹新。原来张氏家族早在上世纪初便在北区扎根,五十年代上水石湖墟发生大火,沦为一片颓垣败瓦,张人龙先生联同乡绅廖润琛先生斥巨资重建,安置灾民,深得时人赞颂。事后。政府为表扬他们的贡献,把上水其中一条道路命名为「龙琛路」,以垂永纪。张人龙先生历年来慷慨襄助社区发展,济贫助学,甚至兴建「行乐戏院」,为居于荒野山村的乡民提供娱乐。张人龙先生德高望重,张博士也与有荣焉。「警察遇到我们都会行礼,上酒楼时伙记会叫我一声『张公子』以示敬意。有一次给父亲听到,父亲即着对方不要再这样叫我,也不准我再点头响应。」昔日的家教遗风,虽显达而不扬名,为人处事以谦卑低调为尚。「父亲经常教导我,若要被人尊重,必先尊重他人。」幼承庭训,张博士长大后亦不忘乡情,克绍箕裘,积极参与新界总商会各项会务,担当业界与政府之间的桥梁,全情投入于服务社会。「服务他人得来的成果是难以计算的。」张博士出任总商会会长后,致力推动更多年青乡亲加入,令理事平均年龄降至四十多岁,为商会长远发展增添活力。

张博士对浸大关爱有加,先后两次率领商会代表访问大学,并慷慨捐资设立助学金,惠泽莘莘学子。「学界与商界息息相关,前者为后者培育人才,后者则为前者传授经验。」张博士赞扬浸大在中医药方面表现尤其出色,造福社群,建议浸大应将捐款集中用于支持各项研究,并积极宣传成果,以提升浸大的国际排名。此外,张博士亦希望商界能与大学加强合作,为学生提供各行各业的运作、前景等信息,他指出:「求学只是人生一个阶段,出来社会工作后,认识的人脉和网络同样是事业发展的关键元素。」因此,张博士期望大学生毕业后,要多了解社会实况,及早做好生涯规划。

被问及对学生有何忠告,张博士说一字记之曰「勤」,例如他每天只睡四小时,善用每分每秒,一旦确立目标,则全情投入,勇往直前。又以张博士的博士学位为例,是他辛辛苦苦读回来。人到中年才重返校园,困难可想而知,尤其在事业、学业和家庭之间作出平衡,更是一个重大的考验。张博士日理万机,时间再多也不够用,但既然下定了决心,就无惧挑战,迎难而上。「当时我逢星期四晚及星期六、日全日上堂,于是星期五谢绝应酬,甚么酒会颁奖礼都不去,专心读书。」张博士的博士论文也兜兜转转了好几回,初时找不到教授认同的题目,几乎放弃了,后来灵机一触,何不写自己的老本行?遂以「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发展」为题,旁征博引,理论与实践并重,写得非常用心。「在论文答辩时,由美国专程来港的教授直言:『我也不知道怎样challenge你!』」由此可见,张博士的成功之道,在于永不言败,一日未认输,成功总有希望。

张博士纵横商场多年,不单有冒险家的风范,还依然抱有赤子之心──乐于学习。他曾自学结他,不时弹奏乐曲,陶冶性情。他的养生之道就是全情投入,视应酬工作为见老朋友,凡事乐观面对,潇潇洒洒活得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