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5日
周德丰院士获致送香港港浸会大学基金
荣誉主席证书
 周院士与钱大康校长及陈郑惠兰总监合照
 周院士出席本校举办的奖助学金捐赠者答谢茶会,向受助学生颁发证书
 周院士与公子出席陈黄穗博士讲座
2017年获香港城市大学颁授荣誉院士荣衔
 周院士亲身到山区探访
 周院士(右三)出席慈恩基金会活动


周德丰院士

  • 义平有限公司创办人兼董事总经理
  • 香港浸会大学基金荣誉主席
  • 中华眼镜制造厂商会会长
  • 慈恩基金会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
  • 香港城市大学基金理事会成员
  • 香港城市大学荣誉院士(2017)
  • 香港工业专业评审局荣誉院士(2008)

「刀在石上磨,人在事上磨,我一直相信人要在工作上有所磨炼,才能装备好自己。」这是一位在眼镜业打滚逾五十载的老行尊的肺腑之言。出身为眼镜片师傅,曾经琢磨过数以万计的镜片,深明好的镜片必须历经磨砺才能完美无瑕、精确无误的道理,而他本人也是奋发蹈厉的典范,辛勤创业之余不忘关爱山区学童和莘莘学子,他就是义平有限公司创办人兼董事总经理周德丰院士。

周先生年少时的故事,正是五十年代香港普罗大众的写照。1949年,周先生跟随父亲来港,「当时内地经济萧条,不少难民只穿着拖鞋;在香港搵工不单要有亲人介绍,更要有店铺担保,绝不容易。」周先生经亲友介绍,十三岁便当上眼镜片打磨学徒,日间在铺前工作,晚上则寄居铺后,每天工作十多小时,月薪十五元。周先生一直勤勤恳恳,晚上更到补习社进修,自强不息,弥补辍学之不足。身为家中长男,更要负上供养弟妹的责任。辛勤工作多年,就在香港六七暴动那年的大除夕夜,周先生在店内苦等至晚上十时,才被告知老板不会发年终奖金,他只有带着无奈和失落乘巴士回家。在两小时的路途上,周先生下定决心自立门户。

那时,周先生年仅二十一岁。在朋友帮忙下,他开设了玻璃镜片打磨车间,专营生产配光玻璃镜片。为加快工作效率,他也不回家睡觉,而是直接在两部车间中央放置帆布床,稍事歇息便继续埋头苦干,足证其奋发图强的决心。「那时每天心里只记挂着镜片快点起货,完成订单,几乎廿四小时也在车间工作。」就算是相亲,周先生也嫌打扮花费时间,卷起衫袖便跟对象见面。「还是未来外父看得准,说我这人勤勉努力,一副『好打得』的模样。」正凭着辛勤和诚信,周先生的生意蒸蒸日上,人生走上另一转折点。

专注于眼镜行业数十载,周先生绝对是业内的老行尊,每逢报章上要阐述一些有关香港眼镜业的历史和发展,都会邀请周先生作为专家阐释。周先生指七十年代初期,眼镜零售主要做美军或日本游客的生意,镜片全由人手制作,镜框款式则相对简单。起初镜片物料以玻璃为主,其后才发展至纤维或塑料镜片,而此时外销的生意额与日俱增。当年一副眼镜售价六十至八十元,算是奢侈品,大部分人都是待至「视力模糊」才舍得配戴眼镜;在内地,眼镜的需求就更形迫切。周先生忆述,1978年他获内地的钟表眼镜业商会邀请到广州考察:「广州中山五路有一间省内最大型的眼镜店,内里有六至八间验光室,验光师仍然采用相对简陋、俗称『手摇灯』的视网膜反映灯验眼,每天可配四百副眼镜。即便如此,每天清晨店铺开门前数小时便有大批顾客轮候,要派筹才能应付。」周先生道。「那时候眼镜是必需品,不少人要到视力所剩无几、差点要看不见了才会去配眼镜。不少人更是从偏远家乡走到城市找眼镜店,验眼后还要待三至四星期才有眼镜可取,所以配一副眼镜真的要大费周章。」周先生深明个中苦况,因此他除了打理香港的生意,又先后到广州、重庆、北京、沈阳等地提供技术支持,包括协助当地店铺添置生产机器、教导员工如何操作器材、怎样提升生产效率等,无私地把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传授给当地人,让各地的店铺能加快满足需求,因而获中国轻工业部及北京中国眼镜协会颁发嘉许状。尽管当时周先生以义务性质提供协助,不求回报,但他直言当中的体验对他往后和内地企业合作有极大帮助。

八十至九十年代是香港眼镜业的黄金期,「香港制造」的眼镜享誉国际。周先生不单把握贸易机会,同时亦积极开拓新技术。其公司于1992年取得 ISO 9002 质量管理系统认证,为中国地区首家获得该认证资格的光学镜片企业;他更于厦门设厂,进行大规模生产,全盛时期员工过千。周先生每年都会出席世界各地的眼镜展,紧贴市场趋势,又会到电子展观摩最新的技术。就在日本举行的某个电子展中,他留意到一种置于电视机内的PVA薄膜,继而着力研发,添置仪器,创下先河把这种只有36微米的薄膜应用于眼镜中,不但成功获得专利,更在市场上热卖。2008年,香港工业专业评审局授予周先生荣誉院士荣衔,肯定他所研发的新技术对业界的贡献。

问及周先生的成功之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非「诚信」莫属!为人平实的周先生没有宗教信仰,但他奉行「二理三较四力」──二「理」就是情绪管理和资产管理;三「较」则是不计较,不比较,睡好「觉」;四「力」分别是观察力、分析力、决断力和应变能力。他指没有好的情绪,容易下了错误决定;而「人生有好多得失,太过计较,烦恼就随之而来;失去时要明白得不到的,或者本来就不属于自己;得到时则要常存感恩之心。」

周先生在打理自己业务之余,又出任中华眼镜制造厂商会会长多年,推动业界发展。此外,他自九十年代开始,透过捐助慈恩基金会,多次造访内地偏远山区,亲力亲为捐建学校,兴学育才。「山区的学童,每天只穿着草鞋徒步三公里,就算是天寒地冻,或是山路泥泞不堪,他们也不畏长途跋涉之苦,为的只是上两堂课。」周先生更曾撰文分享他在山区的体验:「若非亲临其境,实难以置信。也促使我省悟、惜福,进而有分享、乐于奉献的心。」

2016年,周先生延伸其关爱予浸大,在浸大成立「周德丰伉俪助学金」,资助有经济困难的大学生。周先生亦于本港多家院校设立奖助学金等,关怀莘莘学子。另一项让周先生无时或忘、念兹在兹的,正是香港眼镜业的发展。香港曾是全球第二大眼镜片和眼镜框出口地,现已落后于中国内地,位处世界第三位,而意大利一直稳占榜首。周先生分析现时香港生产商面对成本节节上升,加上近年内地同业冒起,竞争愈益加剧。他认为香港的眼镜商要生存,必须与时并进,讲求镜片镜框个性化。他指眼镜片除了要发挥基本功能,也可针对个人生活上的特定需要,「现在个性化设计的光学镜片,例如专为打高球而设的镜片,可同时看到球的远、中和近距离。立体打印技术 (3D Printing) 势在必行,只是有待不同物料测试成熟,届时将有利于镜片个性化的趋势。」

另外,周先生又预计踏入大数据年代,只需输入个人的生活模式,计算机就可设计出最适合个人生活及工作习惯的镜片,并操控机器,以精准高速切割镜片。以这方式制作的镜片刀纹较传统幼细,打磨时间亦大大缩短。周先生指近年香港每年输往内地的眼镜均录得两位数字的增长,如此高速的增长更有机会持续五至六年。这是因为内地的眼镜需求日增,现时每年眼镜消耗量约为1.1亿副,但预期仍有高达一倍的潜在发展空间,唯一的问题就是缺乏视光人才。周先生指出香港面对同样危机,目前持牌视光师已由二十年前约1,400人减至900人,但每年新入行的视光师大多不会到零售店铺工作。他担心日后视光师人手不足会影响民生。

周先生认为现时国家经济蓬勃,内地眼镜业的水平超越香港只是迟早的事情,唯一令人忧虑的就是内地同业的诚信。面对互联网的冲击,不少传统行业的职位亦会消失,因此周先生鼓励年轻人要多抱有好奇心,多点思考,不要怕「蚀底」,「做人如打鱼,虽然泛潮未到,鱼网也应好好准备,未雨绸缪。」周先生还分享了他早年在山区的所见所闻,指出部分农村因信息落后,村民还以为「毛主席仍然在世」,因此希望新一代年轻人多到外地走走,了解大环境、大趋势。周先生踏踏实实地迈向成功,抱着乐观进取的心态、努力不懈的精神去开拓创新,又懂得感恩和关爱助人,实在值得我们奉为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