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09日
鄭成業校長出席浸大六十周年校慶晚宴
 鄭成業校長出席鑽禧校慶開幕禮活動
鄭校長見證本校發展(右五),圖為香港浸會大學旗幟於1994年在校園高掛的珍貴時刻
鄭校長參與浸大高爾夫球日多年,曾於2011年
贏得「最近球道線奬」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崔琦為香港培正中學
校友,他更將諾貝爾獎章贈予培正中學留念
 鄭校長為香港紅十字會服務多年,獲頒發
服務廿五周年獎
 鄭校長服務香港浸信會醫院十八年,獲致送
紀念牌

 鄭成業先生

  • 香港浸會大學基金資深會員
  • 香港浸會大學前校務議會、物業管理
    委員會主席、諮議會及校董會成員

       現任

  • 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校董
  • 香港培正中學校董
  • 香港培正小學校董
  • 澳門培正中學校董
  • 香港培道中學校董
  • 香港紅十字會學校管理委員會副主席
  • 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董事
  • 香港浸信會聯會理事

​       曾任

  • 香港培正中學校長
  • 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校長
  • 香港紅十字會醫院學校校監
  • 香港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校監
  • 香港仔浸信會呂明才書院校董
  • 香港演藝學院校董
  • 香港浸會醫院董事
  • 香港紅十字會董事會成員
  • 香港中文中學聯會主席
  • 浸信會愛群社會服務處主席
  • 香港突破機構董事
  • 消費者委員會委員
  • 撲滅罪行委員會成員
  • 房屋署上訴委員會委員
  • 湛江市政協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投身教育工作數十載的鄭成業校長如今經已退休多年,但每當他返回曾任職的中學聚會,仍有不少同學或同事簇擁着跟他合照。鄭校長多年來在教育界默默耕耘,培育的不少樹苗現已在各行各業獨當一面,有的成為教授、博士,有的當上醫生等專業人士,有的更成為工商界傑出人物,他們在街上遇到鄭校長,都會跟他親切問好。學生們茁壯成長,不枉鄭校長多年來堅持不懈、獻身教育。

大家都稱呼鄭成業先生為鄭校長,原因很簡單,他曾在可立中學當副校長六年,接着在自己一手創立的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擔任校長十六年之久,其後更出任香港培正中學校長十二年才退休,校長資歷深深成為其印記。而他跟浸大同樣淵源深厚,曾出任本校校務議會、諮議會及校董會成員等職務,服務長達二十二年。一九九四年,香港浸會學院升格為大學,香港浸會大學的旗幟首次在校園高掛的歷史時刻,亦能一見鄭校長的縱影。事實上,鄭校長一直見證着本校大大小小的發展,他憶述:「當時我出任浸會物業管理委員會主席,有份向政府申領吳多泰國際會議中心等用地。」謙遜的鄭校長,笑言本校同事早已預備妥當文件,他所擔當的角色只是在合約上「簽字而已」。

鄭校長在教育界建樹良多,除了出任中學校長,亦曾任香港浸信會聯會屬下的教育部門、香港演藝學院校董、香港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校監等,單是教育範疇,服務的單位便遍佈於醫院學校、特殊學校、中學和高等院校,而基督教機構或政府所委任的職位亦有不少,因此他以往的卡片密密麻麻寫上不同的公職。身為一位資深的教育工作者,鄭校長認為身教十分重要,他指從前老師們有較多時間跟學生聊天,如今不少老師的工作量大,少了跟學生交流。因此,他最欣賞浸大的,正是其「全人教育」的宗旨,重視師生關係,扶助學生的身心靈成長。

鄭校長見證着浸大的發展,其中一個難忘經歷,就是推薦一位在特殊學校中五畢業、然後轉到培正中學升讀預科的學生吳尚功同學到本校就讀。這位同學天生痙攣,一雙手只有一根手指能活動自如,但憑着其毅力,克服了不少困難和障礙;而大學亦作出相應安排,包括提供宿舍及合適的桌椅。慶幸的是,在大學的支持和其他同學的幫助下,這位同學在浸大就讀的三年間共獲得五項獎學金及校長榮譽榜,並以一級榮譽畢業,令鄭校長非常欣慰。

教育的意義在於給人戰勝自己的力量。鄭校長工作多年以來,同樣身體力行,勇於接受挑戰。一九七五年,他創立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時,適值金融風暴,政府財政緊絀,因此為開校定下了兩個苛刻的條件:七月份批出准許開校文件後,校方必須於同年九月開課;政府會派成績級別最低的中一學生予學校,而鄭校長亦需自行招收中二學生。兩個月內要聘請教師、招收學生,還要借用另一間學校的課室作校舍之用,當中的艱辛實在令人難以想象。因此,鄭校長在九月趕及開課時,足足瘦了十磅!

成功開課後,另一難題就是面對成績欠佳、不守規矩的學生。鄭校長說,他和團隊以「先管後教」的原則,嚴懲在校內及校外犯規的學生,例如學生在校外衝燈過馬路亦要受罰。學校又與區內街坊建立「通報機制」,呼籲鄰近的酒樓、食肆一旦發現學生有行為不檢,便向校方通報。鄭校長憶述當時老師團隊十分團結,「我很感恩遇到一批好老師,循循善誘地教導學生。遇到成績追不上的學生,老師犧牲自己的私人時間,長期跟他們補習。」大家本着同一信念──有教無類。師生共同努力下,學校在第一及第二屆會考都取得佳績,五科合格的比率逾98%!由於學生的成績和操行兩方面都表現良好,有麝自然香,黃棣珊中學由寂寂無聞變得廣為人知。當年政府曾限制全港僅一百間中學以英語教學,黃棣珊中學便是其中之一。

鄭校長勇於接受新挑戰,還有不少例子。一九九一年,他毅然出任香港培正中學校長,打破以往由舊生成為校長的慣例。鄭校長坦言考慮此職位時,曾多次禱告,他指出:「一般來說,中學校長只需管理二十四班的學生,但培正中學具有一定的規模及名氣,更要管理三十六班,加上當時適值轉中學學制由六年轉為七年,亦要擴建校舍,願意出任此職的人選不多。」不過,當時已任培正中學校董的鄭校長,期望培正有更好的發展,祈禱後受上帝感召便承擔起此重任。

「到處都有挑戰,每每遇到問題時,我就祈禱,求神給我聰明智慧。」鄭校長明白到領導一所歷史悠久的中學,改革不是一時三刻可完成。因此,他時常提醒自己要從基本做起,建立問責制度;遇上重大問題,亦會爭取校友支持;老師團隊有任何訴求,他都盡量滿足,方便老師教學。鄭校長接任不久,培正就出了一個十優狀元和一位「武狀元」(即全港性最佳運動員,而且是第一位中文中學的學生獲此殊榮),而在他任職期間,培正的聲譽日隆,破天荒地邀請到一九九八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崔琦校友重訪母校,引來傳媒爭相報導。鄭校長謙稱功勞全是「上帝的恩典」。

鄭校長任職培正中學期間,其中一個燙手山芋就是新禮堂建築工程。一九九四年,培正中學已把校內與斜坡相鄰的體育館拆卸,計劃原址興建一座新禮堂。同年,政府因觀龍樓山泥傾瀉事件修訂了有關斜坡的法例,收緊對斜坡安全的要求。在新規定下,政府要培正中學額外為斜坡加固,並自行承擔高達一千七百多萬港元的工程費用,導致整項工程一度擱置。當時鄭校長不辭勞苦走遍所有政府部門,不停游說官員,經過多番轉折,最後成功獲得政府增加撥款。為配合教學需要,新禮堂工程最終變成興建一座耗資四千三百多萬元的綜合大樓,鄭校長亦要帶領全校發動學生、校友籌款,承擔二千多萬元的自資興建費用。經過重重困難,整個工程足足花了十二年才能成事,鄭校長最大的感受是「工作終於完成了!」

自香港大學畢業後便投身教育事業,經歷了長年累月的校長生涯,鄭校長一直緊守崗位,孜孜不倦。他指自己的人生座右銘是「凡事要盡本分,對得起自己,過得到上帝。」而鄭校長亦淡泊名利,因為他視工作為事奉的機會。因此,他特別寄語香港的學生不要怕苦,不要遇到少許困難便退縮;看待事情,應多作理性分析;不要只顧自己,多關心別人。

別誤會鄭校長的生活只埋首於工作,他亦有不少興趣。他熱愛烹飪,在二零零五至二零一六年間每年均擔任香港旅遊發展局美食大賽的評判。另外,他亦學會指壓按摩,義務替人按摩治病。退休後,除了繼續擔任不少公職,為各大機構提供意見,他亦終身學習,參加了由培正同學會組織的高爾夫球訓練班。這位興趣多多的校長,在完成訓練班後,隨即參加浸大一年一度的盛事──高爾夫球日,與各界友好聚首之餘,同時為浸大的發展籌募資金。鄭校長年復一年參與浸大高爾夫球日,至今接近十載,更曾贏得「最近球道線奬」。他笑言參與高爾夫球運動不算很久,但覺得自己頗幸運,「一生中居然試過三次一桿入洞,其中兩次更獲頒證書。」

鄭校長為人實事實幹,盡心竭力,多年來在教育界艱苦奮鬥,現在退休後,不時與學生、校友聚會,成為他的樂事之一,的而且確是他的「收成期」,享受辛勤努力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