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6日
張德熙博士去年帶領新界總商會交流團
參觀浸大
 錢大康校長致送紀念品予新界總商會
王國強榮譽會長、王振聲主席及張德熙會長
 張博士銳意把金銀業貿易場國際化,圖為今年六月出席亞太區貴金屬論壇交流
今年六月,香港交易所與金銀業貿易場簽訂合作備忘錄,探討產品及倉儲等合作事宜
新界總商會董事局會議,邀請創新及科技局
局長楊潤雄,GBS,JP演講
張博士獲香港城市大學頒授榮譽大學院士
張博士出席泰加保險的活動


 張德熙博士

  • 香港浸會大學基金會董──新界總商會會長
  • 泰加保險(控股)有限公司主席
  • 馬泰加信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主席
  • 張氏金業董事總經理
  • 金銀業貿易場理事長
  • 深圳前海金銀業貿易場董事長
  • 香港貴金屬交易所主席
  • 金銀業貿易場慈善基金主席
  • 中華海外聯誼會理事
  • 廣東省商業聯合會副會長
  • 深圳市海外聯誼會副會長
  • 香港檢測和認證局推動珠寶行業檢測和認證服務小組成員
  • 香港教育大學校董會成員
  • 香港城市大學基金校友拓展委員會委員
  • 香港研究生聯合會顧問
  • 香港副學位協會顧問
  • 新民黨顧問
  • 新界鄉議局顧問
  • 博愛醫院董事局名譽顧問
  • 香港城市大學榮譽院士

昔日一條絲路,貫通歐亞,串連東西。大漠商隊,互通有無;僧侶學者,交流文化;中國王朝威震四方。現今中央政府提出「一帶一路」政策,倡議主導跨國經濟帶──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銳意重現絲路光輝,復興中華盛世,鼓勵國內資金、技術、人才「走出去」。究竟「一帶一路」有甚麼啟示?又可以為香港帶來甚麼商機?今期焦點人物、新界總商會會長兼金銀業貿易場理事長張德熙博士為我們娓娓道來。

在香港,黃金交易早已有過百年歷史。金銀業貿易場成立於1910年,從事黃金實貨交易。張博士出任貿易場理事長後,銳意改革,提出多項措施,屢獻新猷,以國際化、企業化及規範化為目標,讓金銀業貿易場的發展更上一層樓。這跟「一帶一路」有甚麼關係呢?那先要從香港金談起。所謂香港金,就是以港元結算的黃金。我們熟悉的九九金,是香港獨有的產品,吸引不少外國金商投資港元,買賣黃金,加上近年各國推行量化寬鬆,黃金成為避險工具,令香港貴金屬行業更為暢旺,成交量僅次於倫敦、紐約,位列世界第三,「近期最高峰時一日成交量高達三千億港元,平均也有一千三百億港元。」

「一帶一路」將通過中國,經陸路或海路,通往中亞、俄羅斯、波斯灣及地中海沿岸、南海至印度洋、歐洲、南太平洋等地,勢將帶動龐大的跨國貿易。張博士預期「一帶一路」一旦實現,香港作為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有助推廣以人民幣結算的黃金產品,讓人民幣真正走向國際。事實上,今年六月底,港交所與金銀業貿易場已簽訂合作備忘錄,探討就產品推廣、倉儲等事宜合作。此合作將有助把香港打造成亞太區最主要黃金商品交易中心,配合國家發展一帶一路及人民幣國際化的國策。

回想改革開放之初,香港是中國的「南大門」,外資往往先從香港立足,再借助香港的聯繫人角色,進入國內投資。時移勢易,外商投資內地毋須再經香港,但國家推行「一帶一路」,免不了仍要從這道「南大門」走出去,因為香港始終是中國最國際化,也是最早跟世界接軌的城市,可擔當「超級聯繫人」的角色,把「一帶一路」上的國家串連起來,互通有無,互惠互利。「舊日絲路的共通商品是絲綢,今日『一帶一路』是黃金。香港金市乃全球三大,只要將金價跟人民幣掛鉤,欲買金必先買人民幣,人民幣的需要必然大增,國際化也就指日可待了。」雖然坊間不時有言論指,深圳、上海等大城市快將超越香港,但張博士對此有保留:「人民幣不能自由兌換,怎能用作國際貨幣?」張博士很有信心,以香港健全的法制基礎,又是自由港,人才充裕,國際認可,在未來五至十年仍有很大的優勢。儘管如此,張博士認為香港仍要自強不息,競爭壓力不止來自國內城市,還有香港的老對手──新加坡。「我們在很多方面都較新加坡優勝,唯獨一項,人家的政府大力支持各行各業舉辦國際論壇及展覽,津貼交通食宿,相比之下,我們就沒有這麼慷慨了。」張博士寄望特區政府新班子能給予本地工商業界更多支持,例如與更多地方簽署避免雙重課稅的簽定,提供稅務優惠,這樣香港的競爭力才不會落後於新加坡。

張博士之言絕非學院派的紙上談兵,而是多年來征戰商場的經驗之談。張博士從事金融業三十多年,享有「金王」的美譽,不論證券、黃金、保險皆有涉獵,且成就非凡,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投資眾人看淡的汽車保險。「朋友知道我準備做車保時,都說『死硬』了,會蝕很多錢,慘過做雜誌。」接手四年後,張博士卻把公司辦得有聲有色,還成功上市,令一眾朋友「大跌眼鏡」。張博士堅信人棄我取,投資冷門行業門檻較低,回報較高,當然風險亦較大,「如果十項投資,當中只要有兩至三項是成功的,除笨有精,最終還是有利可圖。」

張博士立足商界之餘,亦致力回饋社會,歷任公職無數,其中包括新界總商會會長,而該會創辦人,正是張博士之父、前鄉議局主席及立法會議員張人龍。提起這位「新界王」,不少上水老街坊均記憶猶新。原來張氏家族早在上世紀初便在北區扎根,五十年代上水石湖墟發生大火,淪為一片頹垣敗瓦,張人龍先生聯同鄉紳廖潤琛先生斥巨資重建,安置災民,深得時人讚頌。事後。政府為表揚他們的貢獻,把上水其中一條道路命名為「龍琛路」,以垂永紀。張人龍先生歷年來慷慨襄助社區發展,濟貧助學,甚至興建「行樂戲院」,為居於荒野山村的鄉民提供娛樂。張人龍先生德高望重,張博士也與有榮焉。「警察遇到我們都會行禮,上酒樓時伙記會叫我一聲『張公子』以示敬意。有一次給父親聽到,父親即着對方不要再這樣叫我,也不准我再點頭回應。」昔日的家教遺風,雖顯達而不揚名,為人處事以謙卑低調為尚。「父親經常教導我,若要被人尊重,必先尊重他人。」幼承庭訓,張博士長大後亦不忘鄉情,克紹箕裘,積極參與新界總商會各項會務,擔當業界與政府之間的橋樑,全情投入於服務社會。「服務他人得來的成果是難以計算的。」張博士出任總商會會長後,致力推動更多年青鄉親加入,令理事平均年齡降至四十多歲,為商會長遠發展增添活力。

張博士對浸大關愛有加,先後兩次率領商會代表訪問大學,並慷慨捐資設立助學金,惠澤莘莘學子。「學界與商界息息相關,前者為後者培育人才,後者則為前者傳授經驗。」張博士讚揚浸大在中醫藥方面表現尤其出色,造福社群,建議浸大應將捐款集中用於支持各項研究,並積極宣傳成果,以提升浸大的國際排名。此外,張博士亦希望商界能與大學加強合作,為學生提供各行各業的運作、前景等資訊,他指出:「求學只是人生一個階段,出來社會工作後,認識的人脈和網絡同樣是事業發展的關鍵元素。」因此,張博士期望大學生畢業後,要多了解社會實況,及早做好生涯規劃。

被問及對學生有何忠告,張博士說一字記之曰「勤」,例如他每天只睡四小時,善用每分每秒,一旦確立目標,則全情投入,勇往直前。又以張博士的博士學位為例,是他辛辛苦苦讀回來。人到中年才重返校園,困難可想而知,尤其在事業、學業和家庭之間作出平衡,更是一個重大的考驗。張博士日理萬機,時間再多也不夠用,但既然下定了決心,就無懼挑戰,迎難而上。「當時我逢星期四晚及星期六、日全日上堂,於是星期五謝絕應酬,甚麼酒會頒獎禮都不去,專心讀書。」張博士的博士論文也兜兜轉轉了好幾回,初時找不到教授認同的題目,幾乎放棄了,後來靈機一觸,何不寫自己的老本行?遂以「人民幣離岸中心的發展」為題,旁徵博引,理論與實踐並重,寫得非常用心。「在論文答辯時,由美國專程來港的教授直言:『我也不知道怎樣challenge你!』」由此可見,張博士的成功之道,在於永不言敗,一日未認輸,成功總有希望。

張博士縱橫商場多年,不單有冒險家的風範,還依然抱有赤子之心──樂於學習。他曾自學結他,不時彈奏樂曲,陶冶性情。他的養生之道就是全情投入,視應酬工作為見老朋友,凡事樂觀面對,瀟瀟灑灑活得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