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5日
周德豐院士獲致送香港港浸會大學基金
榮譽主席證書
 周院士與錢大康校長及陳鄭惠蘭總監合照
 周院士出席本校舉辦的獎助學金捐贈者答謝茶會,向受助學生頒發證書
 周院士與公子出席陳黃穗博士講座
2017年獲香港城市大學頒授榮譽院士榮銜
 周院士親身到山區探訪
 周院士(右三)出席慈恩基金會活動


周德豐院士

  • 義平有限公司創辦人兼董事總經理
  • 香港浸會大學基金榮譽主席
  • 中華眼鏡製造廠商會會長
  • 慈恩基金會有限公司董事會成員
  • 香港城市大學基金理事會成員
  • 香港城市大學榮譽院士(2017)
  • 香港工業專業評審局榮譽院士(2008)

「刀在石上磨,人在事上磨,我一直相信人要在工作上有所磨鍊,才能裝備好自己。」這是一位在眼鏡業打滾逾五十載的老行尊的肺腑之言。出身為眼鏡片師傅,曾經琢磨過數以萬計的鏡片,深明好的鏡片必須歷經磨礪才能完美無瑕、精確無誤的道理,而他本人也是奮發蹈厲的典範,辛勤創業之餘不忘關愛山區學童和莘莘學子,他就是義平有限公司創辦人兼董事總經理周德豐院士。

周先生年少時的故事,正是五十年代香港普羅大眾的寫照。1949年,周先生跟隨父親來港,「當時內地經濟蕭條,不少難民只穿着拖鞋;在香港搵工不單要有親人介紹,更要有店舖擔保,絕不容易。」周先生經親友介紹,十三歲便當上眼鏡片打磨學徒,日間在舖前工作,晚上則寄居舖後,每天工作十多小時,月薪十五元。周先生一直勤勤懇懇,晚上更到補習社進修,自強不息,彌補輟學之不足。身為家中長男,更要負上供養弟妹的責任。辛勤工作多年,就在香港六七暴動那年的大除夕夜,周先生在店內苦等至晚上十時,才被告知老闆不會發雙糧,他只有帶着無奈和失落乘巴士回家。在兩小時的路途上,周先生下定決心自立門戶。

那時,周先生年僅二十一歲。在朋友幫忙下,他開設了玻璃鏡片打磨車間,專營生產配光玻璃鏡片。為加快工作效率,他也不回家睡覺,而是直接在兩部車間中央放置帆布床,稍事歇息便繼續埋頭苦幹,足證其奮發圖強的決心。「那時每天心裏只記掛着鏡片快點起貨,完成訂單,幾乎廿四小時也在車間工作。」就算是相親,周先生也嫌打扮花費時間,捲起衫袖便跟對象見面。「還是未來外父看得準,說我這人勤勉努力,一副『好打得』的模樣。」正憑着辛勤和誠信,周先生的生意蒸蒸日上,人生走上另一轉捩點。

專注於眼鏡行業數十載,周先生絕對是業內的老行尊,每逢報章上要闡述一些有關香港眼鏡業的歷史和發展,都會邀請周先生作為專家闡釋。周先生指七十年代初期,眼鏡零售主要做美軍或日本遊客的生意,鏡片全由人手製作,鏡框款式則相對簡單。起初鏡片物料以玻璃為主,其後才發展至纖維或塑料鏡片,而此時外銷的生意額與日俱增。當年一副眼鏡售價六十至八十元,算是奢侈品,大部分人都是待至「視力糢糊」才捨得配戴眼鏡;在內地,眼鏡的需求就更形迫切。周先生憶述,1978年他獲內地的鐘錶眼鏡業商會邀請到廣州考察:「廣州中山五路有一間省內最大型的眼鏡店,內裏有六至八間驗光室,驗光師仍然採用相對簡陋、俗稱『手搖燈』的視網膜反映燈驗眼,每天可配四百副眼鏡。即便如此,每天清晨店舖開門前數小時便有大批顧客輪候,要派籌才能應付。」周先生道。「那時候眼鏡是必需品,不少人要到視力所剩無幾、差點要看不見了才會去配眼鏡。不少人更是從偏遠家鄉走到城市找眼鏡店,驗眼後還要待三至四星期才有眼鏡可取,所以配一副眼鏡真的要大費周章。」周先生深明箇中苦況,因此他除了打理香港的生意,又先後到廣州、重慶、北京、瀋陽等地提供技術支援,包括協助當地店舖添置生產機器、教導員工如何操作器材、怎樣提升生產效率等,無私地把自己的技術和經驗傳授給當地人,讓各地的店舖能加快滿足需求,因而獲中國輕工業部及北京中國眼鏡協會頒發嘉許狀。儘管當時周先生以義務性質提供協助,不求回報,但他直言當中的體驗對他往後和內地企業合作有極大幫助。

八十至九十年代是香港眼鏡業的黃金期,「香港製造」的眼鏡享譽國際。周先生不單把握貿易機會,同時亦積極開拓新技術。其公司於1992年取得 ISO 9002 質量管理系統認證,為中國地區首家獲得該認證資格的光學鏡片企業;他更於廈門設廠,進行大規模生產,全盛時期員工過千。周先生每年都會出席世界各地的眼鏡展,緊貼市場趨勢,又會到電子展觀摩最新的技術。就在日本舉行的某個電子展中,他留意到一種置於電視機內的PVA薄膜,繼而着力研發,添置儀器,創下先河把這種只有36微米的薄膜應用於眼鏡中,不但成功獲得專利,更在市場上熱賣。2008年,香港工業專業評審局授予周先生榮譽院士榮銜,肯定他所研發的新技術對業界的貢獻。

問及周先生的成功之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非「誠信」莫屬!為人平實的周先生沒有宗教信仰,但他奉行「二理三較四力」──二「理」就是情緒管理和資產管理;三「較」則是不計較,不比較,睡好「覺」;四「力」分別是觀察力、分析力、決斷力和應變能力。他指沒有好的情緒,容易下了錯誤決定;而「人生有好多得失,太過計較,煩惱就隨之而來;失去時要明白得不到的,或者本來就不屬於自己;得到時則要常存感恩之心。」

周先生在打理自己業務之餘,又出任中華眼鏡製造廠商會會長多年,推動業界發展。此外,他自九十年代開始,透過捐助慈恩基金會,多次造訪內地偏遠山區,親力親為捐建學校,興學育才。「山區的學童,每天只穿着草鞋徒步三公里,就算是天寒地凍,或是山路泥濘不堪,他們也不畏長途跋涉之苦,為的只是上兩堂課。」周先生更曾撰文分享他在山區的體驗:「若非親臨其境,實難以置信。也促使我省悟、惜福,進而有分享、樂於奉獻的心。」

2016年,周先生延伸其關愛予浸大,在浸大成立「周德豐伉儷助學金」,資助有經濟困難的大學生。周先生亦於本港多家院校設立獎助學金等,關懷莘莘學子。另一項讓周先生無時或忘、念茲在茲的,正是香港眼鏡業的發展。香港曾是全球第二大眼鏡片和眼鏡框出口地,現已落後於中國內地,位處世界第三位,而意大利一直穩佔榜首。周先生分析現時香港生產商面對成本節節上升,加上近年內地同業冒起,競爭愈益加劇。他認為香港的眼鏡商要生存,必須與時並進,講求鏡片鏡框個性化。他指眼鏡片除了要發揮基本功能,也可針對個人生活上的特定需要,「現在個性化設計的光學鏡片,例如專為打高球而設的鏡片,可同時看到球的遠、中和近距離。立體打印技術 (3D Printing) 勢在必行,只是有待不同物料測試成熟,屆時將有利於鏡片個性化的趨勢。」

另外,周先生又預計踏入大數據年代,只需輸入個人的生活模式,電腦就可設計出最適合個人生活及工作習慣的鏡片,並操控機器,以精準高速切割鏡片。以這方式製作的鏡片刀紋較傳統幼細,打磨時間亦大大縮短。周先生指近年香港每年輸往內地的眼鏡均錄得兩位數字的增長,如此高速的增長更有機會持續五至六年。這是因為內地的眼鏡需求日增,現時每年眼鏡消耗量約為1.1億副,但預期仍有高達一倍的潛在發展空間,唯一的問題就是缺乏視光人才。周先生指出香港面對同樣危機,目前持牌視光師已由二十年前約1,400人減至900人,但每年新入行的視光師大多不會到零售店舖工作。他擔心日後視光師人手不足會影響民生。

周先生認為現時國家經濟蓬勃,內地眼鏡業的水平超越香港只是遲早的事情,唯一令人憂慮的就是內地同業的誠信。面對互聯網的衝擊,不少傳統行業的職位亦會消失,因此周先生鼓勵年輕人要多抱有好奇心,多點思考,不要怕「蝕底」,「做人如打魚,雖然泛潮未到,魚網也應好好準備,未雨綢繆。」周先生還分享了他早年在山區的所見所聞,指出部分農村因資訊落後,村民還以為「毛主席仍然在世」,因此希望新一代年輕人多到外地走走,了解大環境、大趨勢。周先生踏踏實實地邁向成功,抱着樂觀進取的心態、努力不懈的精神去開拓創新,又懂得感恩和關愛助人,實在值得我們奉為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