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6日
蔡院士2019年参加环意单车挑战赛,冲刺的一刻
 蔡懿德女士于2017年获香港浸会大学荣誉院士
 蔡院士(前排左三)与浸大校长及师生参加单车比赛

蔡院士2018年起出任香港浸会大学基金司库,
图为出席基金晚宴与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同学合照
蔡院士经常出席浸大活动,
图为出席浸大交响乐团周年音乐会2019

蔡院士乐于为香港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服务

 
蔡懿德院士

  • 华德会计师事务所创办合伙人
  • 香港浸会大学校董会暨咨议会司库
  • 香港浸会大学基金司库
  • 香港浸会大学荣誉大学院士(2017)
  • 浸大附属学校王锦辉中小学学校校董
  • 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全球)
    执委
  • ACCA(全球)资源监管委员会副主席(2012/2013)
  • ACCA全球中小企业论坛主席
  • ACCA香港执委会委员
  • ACCA香港执委会主席(2010/2011)
  • 香港社会创投基金理事
  • 香港市区重建局审计委员会委员
  • 方便营商咨询委员会委员
  • 税务委员会委员
  • 香港艺术发展局审计委员会委员
  • 香港数码港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及其
    审计委员会主席(2012-2018)
  • 香港会计师公会资深会员
  • 香港税务学会资深会员

「去年我在意大利参加了一个单车挑战旅程,其路线参考环意路段,七天内要走530公里,上山路段更共攀升10,000米!尽管过去两年我差不多每周都在昂平大佛的山路练习,风雨不改,但我知道这练习量仍远远不够,因此赛前我特意请来专业教练为我进行『地狱式』特训。经过一番苦练,最终给我顺利完成赛事,还记得到达雪山顶峰那刻,景色真的份外美丽。」我们的受访者指着她办公室里的一张照片,带着爽朗的笑声,向我们道出照片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请各位不要误会,今期的焦点人物不是一名运动员,而是香港浸会大学校董会暨咨议会司库、华德会计师事务所创办合伙人蔡懿德院士。

蔡院士早于2011年已担任校董会成员,浸大人对她可谓绝不陌生,都知道她活泼好动,尤喜爱潜水和单车运动。蔡院士说:「其实我也是长大后才接触这些运动,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没闲钱,所以后来一有机会便要试试。」由于家境非富裕,蔡院士还未够年龄领取成人身份证,便需投身社会工作。难得她不怕辛苦,边工作边读书,最终让她考取了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的专业会计师资格,又加入了当时八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罗兵咸会计师事务所。然而,她为了一圆放洋留学的心愿,毅然辞去工作,远赴澳洲两年,于悉尼大学修读工商管理硕士课程。蔡院士解释道:「经常听到同事说大学生活是如何美好,迎新营、交流活动、通识学习……,我实在非常羡慕。事实上,在澳洲读书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经历,不但认识到来自各行各业、文化背景各异的同学,也让我度过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生活。我就是在那时学懂打网球、高尔夫球和潜水的。」

回港后蔡院士加入了一间本地会计师事务所,一年后获邀成为合伙人。因缘际会下,她又开始参与ACCA香港执委会,曾担任ACCA香港执委会主席,又获选为ACCA(全球)执委,也出任过其资源监管委员会副主席,更自2013年起成为ACCA之全球中小型企业论坛主席。2017年,蔡院士与志同道合的黄华燊先生合作创办华德会计师事务所,于香港、深圳、广州、上海、巴塞隆拿、伦敦、波哥大都设有办事处,团队成员来自世界各地,精通多国语言,为全球客户服务。「现时我们有超过七成业务来自海外客户,包括拉美与西班牙市场及德语区国家(DACH countries,德国、奥地利和瑞士)。」蔡院士亦透露他们的事务所正密切注视大湾区的发展,以便为海外投资者提供最新的信息;有时也会协助深圳市投资推广署等带队到国外考察,了解当地的投资环境。

在会计界纵横三十多年,蔡院士有没有一些难忘的经历?「尽管经营会计师事务所也是一盘生意,客户是你的老板,但不可能客户说甚么我们也『say yes』。身为专业会计师,即使所说的话不中听,我们也有责任告诉客户当中的潜在风险。」蔡院士说她曾为一间日本企业提供服务,该企业在香港聘用了一家代理协助处理内地业务。蔡院士提醒该企业其代理佣金过高,令毛利所剩无几,长此下去实在不妥,也难以向股东交代。怎料该日本企业的代表却认为他们多管闲事,要求道歉。「我认为毋须理会,大不了不接这宗生意,因为这涉及我们的专业操守。」倒是该企业的高层深明大义,数月后亲自从日本前来香港拜访蔡院士及她的团队,还送上手信,感谢他们提供了中肯的意见。因此,蔡院士寄语年轻人,拥有国际视野、清晰思考、决断和表达能力固然重要,但恪守道德标准才是重中之重。

问及她的成功之道,蔡院士认为「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年轻时在国际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客户包罗万有,事前她总会做足功课,务求与客户会面时能尽快进入正题,迅速掌握对方的情况,免得浪费双方时间;此外,别怕「蚀底」,有时间可主动争取工作机会,藉此扩阔眼界,提升竞争力,最终得益的都是自己。现时,蔡院士要带领团队工作,更令她深深体会到「亲和力」的重要:「所有工作都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每个人不可能事事也懂、样样皆精,大家要互补不足。因此,一个出色的领袖必定要有亲和力,能凝聚他人。」她又认为要管理好一个团队,首先要将自己的理念清楚明白地传递给成员,让大家朝着同一目标进发;过程中也要与团队保持紧密联系和沟通,「如有成员偏离了路线,便要提醒他们」;加上她的团队非常国际化,作为领导人更要尊重文化差异,「例如德国人重视纪律,循规蹈矩,但来自南美的同事可能较为自由率性,故管理时要考虑他们的特质,不能一概而论」。

蔡院士专注工作之余,也热心公益,因她深明回馈社会这道理:「我特别感激ACCA,因为在这机制下,会计界从业员即使没有大学学位,也能一步一步考取专业资格,对弱势社群来说无疑是一条可靠的上游阶梯,而我就是受惠者之一,因此我乐于为ACCA服务。」除了参与ACCA的工作,蔡院士也曾是智库组织「三十会」的成员,当中魏华星先生于2007年创办了「香港社会创投基金」,蔡院士与其他成员也一起协助该基金推出多个崭新的社创项目,如「钻的」、「要有光」、「合厂」等。「还记得基金成立初期,香港人对社会企业认识有限,固有模式也不够商业化,个别负责的社工欠缺商业管理训练,以致项目不能持续。庆幸我们这班『傻人』锲而不舍,乐意付出时间和精力,找寻突破,结果做出不少精彩项目。」

蔡院士的芸芸公职中,少不了为浸大社群服务。2011至2016年间,她获特区政府委派加入浸大校董会,并于2013至2016年间担任财务委员会副主席;2018年再获委为浸大校董会暨咨议会司库及香港浸会大学基金司库,也是浸大多个委员会的骨干成员,除了负责监察及定期检讨大学的财政状况,还会协助大学招聘主管人员。蔡院士也会从她的人际网络中物色经验丰富的业内人士加入浸大各个委员会,或邀请他们给予专业意见;更经常如数家珍般向社会人士介绍大学的十年策略计划、三大重点研究领域,甚至是电影学院的全球大学电影奬、中医药学院的诊所等等,可见她对大学的最新发展了如指掌,称她为「浸大代言人」绝不为过;她亦特别赞赏浸大的同事充满热诚,在筹款方面成绩卓著,钱大康校长及发展事务处总监兼香港浸会大学基金秘书长陈郑惠兰女士功不可没,成功为大学凝聚一群社会贤达,支持我们的策略发展。而在一些大学活动如香港浸会大学筹款晚宴、香港浸会大学基金感恩茶聚、大学周年音乐会,更不时看到她的身影。甚么原因驱使蔡院士决心令自己的生活过得如此充实?她又怎样分配时间?

「我认为人生苦短,Life is too short to be small。无论是工作还是踩单车,如果遇到小小挫折或阻碍便放弃,那实在太可惜了。我不应抹杀自己的可能性,相反应该给自己更多选择,否则一个可能非常精彩的人生便会从我的手中溜走。」蔡院士说她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只要努力不懈地坚持下去,终能克服因难,而付出越多,回报也越大;过程中也能磨练自己的意志,提升应对能力;「况且钱是带不走的,而帮助到有需要的人为我带来极大的满足感。」没宗教信仰的蔡院士一直坚守一个信念:「今天不知明天的世界如何?不过,若每天都尽力而为,增强自己的能力,扩阔自己的视野,就算未来有多少不可预测也不重要,相信靠着努力,终可创造更多精彩。」

至于怎样分配时间,蔡院士说她曾听过一个故事:有人希望填满一个水瓶,先放进石头,还有空间,接着倒入沙子,仍没满,最后还可以加水。时间就像这个水瓶,石头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沙子是次等重要的,水就是更次要的事情。「总的来说,就是要懂得分优先次序,尽管最重要的工作和公职占去了我大部分时间,但我总会有余暇去潜水、踩单车,以及和亲友聚会!而且在会计界工作,面对如此多的死线,时间管理是最基本的技能。」看着目光坚定、笑意盈盈的蔡院士,似乎正为她的精彩人生而踌躇满志。